国产大豆价格半年涨26% 加工企业临生死时速_网易财经
(原标题:国产大豆“乘风破浪”背后:价格半年涨26% 加工企业临生死时速)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大宗商品期货交出上半年“成绩单”。根据Wind数据统计,今年上半年,除去3月30日挂牌上市的液化石油气期货录得高达51%的涨幅外,以国产大豆为标的的豆一期货表现抢眼,上半年价格上涨26%,涨幅高出排名第三、四位的黄金、铁矿石(上半年涨幅均在15%左右)十个百分点之多。去年大豆减产,余粮不充足,供需缺口扩大,是国产大豆价格上涨的推手,大豆现货价格也呈现出不同幅度的上涨。据卓创资讯统计,2019/20年度,国产大豆价格持续上涨,进入2020年后涨幅扩大。以安徽淮北为例,黄豆净货装车价由2020年1月初的4540元/吨,上涨至6月底的5900元/吨,涨幅1360元/吨或29.95%。另据Wind数据,佳木斯地区三等国产大豆现货价格今年上半年涨幅高达42.24%。当下,大豆市场仍然没有“降温”的趋势。6月12日开始,素有“蓄水池”、“调节器”作用的国储大豆开始拍卖,截至7月2日共计四轮拍卖,全部成交且溢价一轮高过一轮,大豆市场仍热度不减。7月3日期市盘中,豆一期货主力2009合约最高报4933元/吨,逼近3月31日创下的近8年高位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国储大豆“细水长流”式的投放,不足以缓解市场当前的“饥渴”。在新一季大豆供需平衡的降价区间到来之前,大豆深加工企业无奈地选择自我消化高成本,艰难地维持着生存。供需失衡目前,大连期货交易所上市了黄大豆1号(豆一)和黄大豆2号(豆二)两个大豆期货品种。豆一对应的是符合交割标准的非转基因大豆。而豆二合约采用的是以油脂用大豆国家标准为蓝本、以粗脂肪含量为核心定等指标的榨油用大豆指标体系,包含符合交割标准的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全球各地的大豆。当前,中国大豆产量全球排名第四位,大豆消费量和大豆进口量均居全球第一位。智研咨询预测报告显示,2018/19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达8250万吨,占当年国内消费量的80.9%。另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1-5月我国大豆累计进口3388万吨,同比增长6.8%,其中5月大豆进口938万吨,较去年同期增长27.7%。我国国产大豆(非转基因大豆)产量有限,如2019/20年度仅为1600万吨左右,其产量远远无法满足其消费,近年来我国大豆消费(食用豆、豆粕、豆油)中超过八成为进口大豆(其中非转基因比例预计不超过10%)。并且,我国食品领域由于特殊的保护措施,国产的非转基因大豆主要用于食用,而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主要用于压榨豆粕与豆油,两者属性不同。进口转基因大豆对于国产大豆的价格影响非常之微,亦不能补足国产大豆的缺口。“这已经不能简单地称为上涨,而应该是‘坐火箭’式的上涨。”佳木斯冬梅大豆食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冬梅公司”)副总经理陈永华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对于粮食来说,可能涨几十块钱的波动是很正常的,但是大豆一涨就涨了(3月初至5月底)1000元-1500元(每吨),这已经是非常畸形的一种增长。对于我们以大豆为原材料的企业来说,称得上是毁灭性的打击。”在陈永华看来,上半年大豆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去年黑龙江大豆主产区受灾,收成仅达到往年的六七成,产量明显减少;再加上贸易环境的情况,进口会受到影响的预期,引发了上半年抢购大豆的现象。据陈永华介绍,国内粮食深加工企业基本上都是以非转基因为原料,而压榨(榨油)、饲料加工大多数采用的是转基因大豆为原料。国产大豆产量只占国内使用量的15%-20%左右,还有八成靠进口。“由于粮食深加工这块基本上都是非转基因大豆,黑龙江三江平原作为国产大豆主产区,大豆抢购的现象更为激烈。”南华期货副总经理、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副会长、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唐启军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,国产大豆价格今年上半年从开秤价1.7元/斤左右一路盘升至2.7元/斤左右,这种涨幅创下了近8年的新高。究其原因,唐启军认为这主要是供需失衡所致。据介绍,2019年,由于黑龙江产区大豆生长季持续低温、寡照、多雨导致大豆单产明显下滑,且粮质较差,农户售粮积极性较高,春节前基层余粮就基本见底。春节后,新冠肺炎疫情世界范围的爆发,导致进口遇阻,国产大豆市场出现供需缺口,从而支撑现货价格持续攀升。加之中储粮不断提价收购,对市场价格起到了进一步夯实的作用。后期随着疫情的好转,下游需求开始恢复,国产大豆市场供需缺口进一步扩大,从而推升价格持续攀升,国产大豆价格迎来“高光时刻”。安粮期货分析师龚悦认为,大豆期、现货价格大涨背后的逻辑在于三方面。据悉,豆一期货交割新规于2005合约开始执行,黄大豆交割质量标准更加细化,提高了对大豆交割品的要求。龚悦表示,由于一些新指标加入以及指标定量化,市场对新规则的执行或存在疑虑等,加上2019年产大豆优质率偏低,2005可交割仓单偏少,利多近月价格,带动远月价格。另一方面,则得益于大豆市场的产不及需的紧俏。龚悦介绍称,由于天气原因,2019年黑龙江等大豆主产区亩产量下滑比较严重,减产幅度为20%-25%,且品质不高,农民卖粮积极,春节前,余粮基本耗光。优质大豆量少价格坚挺,基层余粮供应不足对现货价格构成强支撑。销区大豆货源紧张且有刚需支撑,贸易商多用于库存的消耗,惜售心理较强。且因大豆拍卖成交价格较高,贸易商收购成本增加。此外,龚悦认为豆一期货价格大涨还有资金逼仓的助推,高持仓、低仓单、低库存的情况叠加,为多头逼仓提供了有利的条件。转向进口今年6月12日开始,国储大豆开始拍卖,截至7月2日共计四轮拍卖,全部成交且溢价一轮高过一轮。从第一拍最高成交价5270元/吨到第四拍的5570元/吨,最高价上涨300元/吨。据悉,大豆的收购、销售工作由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根据中央储备粮的计划,具体组织实施中央储备粮的收购、销售。中央储备粮实行均衡轮换制度,每年轮换的数量一般为中央储备粮储存总量的20%至30%。国储大豆主要用于调节全国大豆供求总量,稳定大豆市场,以及应对重大自然灾害或者其他突发事件等。唐启军表示,近期大豆拍卖每周投放的数量在3万-6万吨不等,由于投放量较少,基本不能有效缓解偏紧的供需格局。物以稀为贵,市场参拍热情高涨,导致成交溢价越拍越高。随着拍卖的持续进行,不但没给市场降温,反而带动大豆现货价格一路上扬。他认为,这种饥渴式的拍卖是今年独有的情况,因为通过去年的拍卖临储大豆已经全部消耗殆尽,今年前期投放的大豆是国家一次性储备,据目前了解到情况是国家一次性储备大豆仅有18.8万吨。后期还要通过投放大豆地方储备来补给市场。整体看来,这种少量多次“细水长流”的拍卖形式和目前国家大豆储备的数量有一定的关系。国产大豆价格的连续大幅度上涨,对于贸易商来说,转向购销非转基因进口大豆是不错的选择。在近年港口加强商检之后,来自俄罗斯、加拿大、乌克兰的部分非转基因大豆进口增速明显,但总量仍然较低。记者注意到,今年3月初就有公开报道称,上海海关收到上海某食品公司提出办理2000吨俄罗斯非转基因大豆的进境检疫许可证申请,该批大豆主要作为食品原料保障疫情期间上海市场豆制品供应。龚悦表示,今年上半年,国产大豆价格居于高位,部分贸易商与小作坊转向购销非转基因进口大豆,但毕竟进口量有限,对于国产豆价格并无法产生显著的抑制效益。一位农产品贸易企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面对国内非转基因大豆的缺口,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,他们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从事这一块业务。但是由于进口走船的量基本上要在5000吨或10000吨起步,对于没有分销渠道的小贸易商来说,价格风险以及进关检验风险太大。“可能一些大型贸易商或大型食品加工企业会去进口,但对于我们这种小规模的贸易商,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折腾。”唐启军表示,我国进口大豆结构中,以南北美的转基因大豆为主,占据总进口量的90%以上,只有俄罗斯,乌克兰等国供应的是非转基因大豆,而且数量十分有限。对于贸易商而言,进口俄豆的确较国内大豆有一定价格优势,但由于今年的新冠疫情,俄罗斯的大豆出口一是受到物流和检验检疫的问题遇阻,二是其国内大豆供给也相对紧俏,因此从4月末至目前到港的量很小。整体看,进口俄豆对于我国大豆价格影响有限。生存承压对于以大豆为公司产品生产的主要原材料的企业来说,上半年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尤其是一些大豆深加工企业,大豆原料占生产成本的比例较高,对公司毛利率和盈利能力影响明显,其价格波动也直接影响着公司效益。陈永华向记者坦言,市场销量下降叠加原料成本上升,乐观来讲,今年上半年公司利润较去年同期预计都将压缩60%-70%。大豆价格高企之下,企业如何维持正常经营、控制成本?“本身今年市场就不景气,产品需求有所降低,调高价格势必更影响销量,只能是微微调(高)一点。”陈永华表示,大豆原料上涨的成本只能是内部消化。另外,公司也从渠道竞争、市场开拓方面寻找突破口,尽量提高公司效益和恶劣环境中的适应能力。在大豆价格迅速上涨的过程中,不只是价格高,一些地区还处于高位无货的状态。记者了解到,黑龙江嫩江县部分小型非转基因豆油压榨公司目前已处于歇业状态。“(大豆)原料不够了,5000多一吨的价格太高了,没意思,等于白干,等年底再生产吧。”一位压榨公司负责人如是说。让陈永华庆幸的是,在大豆价格波动有预警的时候,他们就提前做了压粮储备,同时还提前与之前合作的大豆供应商做好了预定。“所以现在公司大豆‘自给自足’还没有问题。”他进一步坦言,“像我们(用的)这种高品质的大豆,如果之前没有做预储,就算是现在这么高的价格也未必能收得到。”像冬梅公司这样提前囤货的公司亦不在少数。厦门银祥豆制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公司在5月份左右开始囤货,当时担心价格还会再涨,所以就先囤了一批(大豆)。而对于大型豆制品企业来说,大豆价格上涨的影响则相对没那么明显。浙江一家大型豆制品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爆发,进口大豆受阻,加上2019年国产大豆产量下跌造成国内大豆供需失衡,从而引起国内大豆价格上涨,导致公司大豆原料价格也有一定上涨,但由于疫情导致居民消费豆制品需求增加,大豆成本上升未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等待大豆拍卖持续火爆,国产大豆价格何时能降温?“待国产大豆供应恢复之前,现货、期货价格或将维持高位。”龚悦预计,下半年国产大豆价格走势先扬后抑。中短期来看,基层余粮寥寥无几,贸易商上量困难且收购成本持续提升,距离大部分产区新豆上市仍将近4个月左右时间,产区余粮供应愈发紧张,贸易商挺价情绪浓厚,且政策性大豆投放数量有限,不足以缓解当前供应紧张局面,预计中短期国产大豆仍有上涨可能。不过,龚悦表示,考虑到下游采购积极性有限,仍以随买随用为主。同时,当前国产大豆价格过高,部分小作坊选择进口转基因大豆作为替代。且有消息称2020年新豆上市之前,预计拍卖60万吨大豆。加之7月份两湖地区早豆即将上市,新豆种植面积大增以及后期俄罗斯大豆进口若放开,届时国内大豆供应紧张局面或缓解。因此,其认为,后续仍需密切关注国储拍卖情况、市场需求情况以及大豆到港情况等。唐启军表示,目前国产大豆价格更多的将由供需关系所主导。从今年上半年大豆市场的情况看,供需失衡对于价格的支撑作用较为明显。对于新季大豆价格,他认为,或呈现高位回调之势。原因之一在于今年主产区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大幅增加,导致全国大豆种植面积出现增加;其二,受到疫情的影响,各地消费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,需求有所减弱;其三,随着新季大豆的上市,上半年紧张的供需结构或将改善。所以,整体看,新季大豆上市后,价格将承压下行。陈永华凭借十几年的从业经验认为,下半年大豆价格会回落,如果在不受自然灾害影响的情况下,黑龙江本地大豆需求预计在11月份左右会有所缓解。但价格能回到往年同期水平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“可能会比每年同期水平还要高300元-500元每吨,也就是说降幅在1000块钱(每吨)左右。”“公司正艰难地自我消化原料的高成本,处于生存的边缘,或者说我们为了迎接下一个大豆供需平衡的降价区间,宁可放弃这一年的效益。”陈永华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